www.dv8828.com-迪威国际客服_18088330000

院士

当前位置: www.dv8828.com > 教育 > 院士 > “老虎院士”马建章:与虎结缘,为虎谋生

“老虎院士”马建章:与虎结缘,为虎谋生

“老虎院士”马建章:与虎结缘,为虎谋生

  ▲马建章抱着小老虎。(资料照片)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韩宇、杨思琪

  今年6月,中俄两国签署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共同开展生态廊道建设,保障东北虎豹在中俄边界实现自由迁徙”,被列为两国合作的重要内容。

  这项跨国合作的背后,与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年研究与呼吁密不可分。

  马建章,今年82岁,是中国唯一一位野生动植物保护与利用学科的院士。20世纪60年代,在一次野外考察中,他与老虎近距离偶遇,开启了他与东北虎打交道的生涯。

  马建章不仅推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学科建立,为中国东北虎种群保护做出重要贡献,更致力于在中国传播野生动物保护与管理的科学理念,被称为“老虎院士”。

  “我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守护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马建章说。

  他的提议撬动跨国合作

  在中国和俄罗斯今年6月份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开展东北虎、东北豹保护国际合作成为两国人文交流第九条内容的一个亮点。这让马建章惊喜又欣慰。半个多世纪以来,老虎的“家事”是他最牵挂的心事。

  野生东北虎是重要的虎亚种之一,主要分布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中国东北地区,被列为“世界十大濒危动物之一”。据已知的不完全统计,全球野生东北虎数量仅有500多只。在中国,东北虎主要分布在完达山、老爷岭、张广才岭等地。

  马建章研究时发现,由于人类经济活动频繁,栖息地遭受破坏,野生东北虎数量越来越少,并且呈“孤岛状”分布。它们的栖息地中间有村屯、农田、公路、铁路等“人工隔离带”,形成彼此分隔的“孤岛”,导致野生东北虎不能进行基因交流或造成近亲繁殖,严重危及东北虎生存。

  在中国,曾经存在5个野生虎亚种。有一个虎亚种已经绝迹,现有的4个虎亚种中,东北虎是最有可能实现种群恢复的亚种。

  “东北虎不能重蹈华南虎的覆辙。”马建章说。

  野生东北虎保护对于国家生态安全具有重要价值。在马建章及有关专家的倡议和推动下,2017年,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成立,东北虎的保护工作上升到国家层面。

  中国政府规划出覆盖吉林、黑龙江两省部分区域共146万公顷土地,作为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域。这一区域将珲春、汪清、老爷岭等多个自然保护区连成一个大区域,与俄罗斯、朝鲜接壤。

  中俄边境东北虎跨境活动频繁,曾有东北虎从俄罗斯进入中国,已在中国珲春等地定居的东北虎也去俄罗斯“串门”。但两国陆地边境依然存在着铁丝网、围栏等设施,仍是野生东北虎跨境流动的障碍。

  “中俄两国不断加强对东北虎、东北豹的跨国界保护,已势在必行。”基于一系列研究成果,马建章提出了“跨境生态廊道建设”的想法。这一提法得到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认可。

  什么是“生态廊道”?马建章解释道:“在中俄两国之间设立跨国保护区和通道,没有障碍和界限,让东北虎不用‘护照’和‘签证’,实现自由‘串门’,甚至‘跨国联姻’,这样才能让东北虎种群繁衍生息。”

  每年7月29日是“世界老虎日”。今年的这一天,首届东北虎豹跨境保护国际论坛在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东北林业大学召开,来自中俄两国及世界有虎分布国家的专家交流保护东北虎的经验。

  中俄两国合作的一项研究发现,第一代雌虎在俄罗斯边境生活,第二代雌虎进入中国边境地带,第三代雌虎继续向中国内陆进发。

  “这说明中国生态环境好转了,食物多了,老虎愿意迁居了。”马建章说。

  近20年来,中国实施“天保工程”及“野生动物和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以来,东北地区森林恢复,自然保护地破碎化问题得到较好解决。鹿、狍子、野猪等东北虎食物物种增加,栖息地质量显著改善,自然生态系统完整性进一步提升。

  “在中国境内观测到的野生东北虎,2000年全国重点陆生野生动物调查统计只有12到16只。根据自动相机影像识别技术和分子遗传检测技术,2013至2018年累计观测到中国境内有活动个体57-62只,还记录到9次繁殖记录。”马建章说,这是不小的突破,在野生东北虎曾一度“绝迹”的小兴安岭,近年也发现了野生虎踪迹。

  他的理念与世界同频

  今年9月,马建章卸任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主任一职。

  退休并没有为他的工作画上句号。每天早上8点,马建章都准时来到办公室,与学生们探讨问题,分析材料……

  东北虎照片、东北虎书籍、东北虎贴纸……他的办公室里装点着各种虎元素。有一幅色彩明丽的儿童画,画的是萌萌的东北虎抱着熊猫,他很是喜欢。

  马建章说,小时候,他生活在内蒙古,广袤的草原激发了他对大自然的浓厚兴趣。对老虎最初的概念,来自于儿时母亲常用老虎来吓唬自己。

  1960年,从东北林学院毕业后,他留校任教。没想到,就在这一年,他与野生东北虎有了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近距离“邂逅”。

  马建章回忆说,当时他和几位同事一起上山搞野外调查,他走在最前面,从树缝中猛地看到一束寒光,他与一只老虎恰好四目相对。他惊叫一声“有老虎”,于是一群人“叽哩咕噜”往山下跑,帽子、饭盒丢了一道。第二天,他们再上山时,循着先前的脚印发现,他和老虎当时只有30多米的距离。

  “东北虎威武勇猛,和东北人性格相仿。”马建章和东北虎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20世纪70年代,马建章参与珍稀动物调查。他意识到,虎处于食物链最顶端,虎的数量代表着生态质量和自然环境的健康程度。研究老虎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价值,马建章决定开启东北虎的研究之路。

  “物种是生态系统的基本组成部分。要想维护生态平衡,首要是保护物种。”马建章说,“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对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对于野生动物,马建章主张不能进行绝对保护,而应科学管理、合理开发与可持续利用。

  “任何资源不管理,都不能称之为资源。如果放任动植物生长,会导致一个物种的过度繁殖,不仅让其自身生长空间缩小,一旦超过环境容纳量,整个生态系统将失去平衡,自然环境也会受到危害。”马建章说,“这是国际科学界的共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