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v8828.com-迪威国际客服_18088330000

移民

当前位置: www.dv8828.com > 教育 > 移民 > 四川江油“熊患”:3村民接连遇袭身亡 家属想“移民下山”

四川江油“熊患”:3村民接连遇袭身亡 家属想“移民下山”

  5月20日上午,四川江油马角镇沉水村,在距黑熊袭击村民事发地不远处的路口,一队民警在此持枪值守,防止村民进入山中。

  路旁树上挂上了一块“熊”图案警示牌,提醒路人防范野生动物伤害。

  

\

  事发地不远处的路口,挂起了一块警示牌,有民警在此值守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

\

  据当地村民讲,三名村民被熊袭击遇害倒下的位置前后相隔不过500米。

  一位值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目前狩猎队正在山中搜寻。“熊患解除了我们才会离开。”

  沉水村村民们以前看见过黑熊的脚印和粪便,却从来没有见过黑熊。这次不一样,黑熊下山了。

  5月17日,村民唐容送7岁儿子进城入学途中,在距山下公路还有不到十分钟路程的山路上,遭黑熊袭击身亡。之后,其亲戚苏某、同村的一名组长朱某,在搜救过程中,接连被黑熊袭击遇难。

  一只黑熊被特警击毙后,村民还是“紧张”,有人称在夜里仍能听到熊叫声。

  

\

  被击毙的黑熊 受访者供图

  第二天,江油市自然资源局组织了10余人的狩猎队,带着猎犬进山搜寻黑熊。20日,搜索仍在继续,但未有发现。

  唐容丈夫李昌泽告诉澎湃新闻,妻子及另外两名村民的遗体已被送到江油市殡仪馆,家人正等待政府善后。

  据李昌泽介绍,目前沉水村6组尚有几户人家住在山上,遭遇黑熊袭人事件后,他希望能 “生态移民”,下山定居。

  

\

  妻子遇熊袭击身亡后,外出打工的李昌泽返回江油马角镇的出租房里。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

  送幼子上学途中遭遇黑熊

  马角镇被群山环绕,林深树茂,一条铁路线蔓延至此。

  5月19日深夜,沉水村3位村民因黑熊袭身亡的两天后,马角镇下了一场大雨。

  雨声混杂着火车鸣笛声,令这个刚经历了“黑熊袭人事件”的小镇显得“惊惶”。

  5月17日下午6点过6分,唐容给身在江油的长子李顺彦及儿媳拨了一个视频电话。

  在这段时长4分多钟的通话中,唐容告诉两人,自己正带着7岁的幼子李顺浩,即李顺彦的弟弟,往山下走。

  “弟弟在镇上小学读一年级,平时由她带着,租住在镇上,星期天则返回老家,照看几亩玉米地。”李顺彦说。

  “我得挂了(视频),给邻居打个电话,请她帮忙在山上唤两声狗。”视频聊天最后,唐容发现自家的狗跟来了,招呼小儿子将狗“吼回去”,随即挂断。

  4分多钟的视频聊天,成了母子两人的最后一次通话。

  李顺彦说,老家在沉水村6组的山上,母亲每次送弟弟上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走到山下乡村马路再乘车到镇上。

  这条路他们已走了无数次,没碰到过什么危险。

  据7岁的李顺浩事后讲述,母子两人走走停停,到了“梯子岩”,这里距离山脚下的马路仅有不到10分钟的脚程。

  这时,一只黑熊突然从路边丛林中窜出,袭击两人。

  唐容一把将幼子推走,大喊“快跑”,自己却被熊咬住。李顺浩掉进一处荆棘丛中,捂着嘴不敢出声。

  不久,见黑熊往山中方向跑去,李顺浩从路边爬出来,一路哭啼逃往山下,后遇到村民。

  沉水村八组的一名老人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当天,其在峡谷放牛,发现从山里跑出来的李顺浩。老人回忆,孩子告诉她,“妈妈被熊咬了”。“我告诉他不要哭了,别引来了熊。”老人将李顺浩带出峡谷后,自家孙女则打110报警求助。

  与母亲唐容通话约一个半小时后,李顺彦接到了“母亲被熊咬死”的消息。

  “脑子一下懵掉了。”知道母亲去世后,李顺彦担心弟弟,请人把弟弟送到亲戚处照顾。从江油市里赶回马角镇沉水村时,警方已在进山处拉起了警戒线。弟弟见他来了,抱着他腿大哭。

  当晚,李顺彦跟着几名特警、法医前往事发地认领遗体。天已全暗了,一行人打着手电筒,往深山里走去。

  对李顺彦来说,脚下的路应无比熟悉。在他的学生时代,其母亲也曾带他往返学校。走累时,两人会坐在路旁的石头上歇脚。

  但那天晚上,李顺彦追着警察的手电筒灯光向母亲遗体所在处走去时,他觉得周遭的一切变得陌生。

  到地方后,他看见母亲仰面躺在道路中间,手、脚及脸部有被撕咬的痕迹,身上的红色短袖破碎不堪;脚上仅有一只鞋,另一只鞋掉在不远处;旁有一个背篓,里面有些草药。

  “那是她刚采的,准备背到镇上卖了,换点零用钱。”李顺彦说。

  “家中没了主心骨”

  5月19日晚上,7岁的李顺浩没吃两口饭,似乎犯困了,眼神有点呆滞,无论旁人和他说什么,只是摇头。

  李顺彦唤弟弟过去搂在怀里,哄着入睡。兄弟俩相差19岁,偶尔会有不熟识的人,误认为他们是“父子”。

  这两天,旁人不会在李顺浩面前提起“熊”以及唐容的事,但仍然感受到了他的反常:晚上睡不踏实、做噩梦,白天时而远离人堆发呆,有时又显得异常活泼,似在转移注意力。对于“熊”和母亲,他自己也不提。

  唐容的丈夫李昌泽今年已49岁,他坐在饭桌旁,也没怎么动筷子,只是端着酒杯喝闷酒,眼睛肿胀,憋得通红。事发当晚,他正在山东潍坊打工,和家族中的侄子一起,“建集装箱”。

  这是李昌泽第一次出远门。7年前,李昌泽和妻子想要个女儿,不顾“高龄产子”的困难,生下了二胎。这些年,大儿子结婚、在城里买房,小儿子上了小学,家中尚有一名80多岁的老人,“欠下一笔外债”。

  “以前在山上种地、养猪,日子也能过,但现在不行了。”李昌泽说,今年,妻子鼓励他外出打工,“这样挣钱多点”。

  李昌泽说,他和妻子是同村人,上世纪90年代初结婚,“自由恋爱”。近三十年来,两人一直住在山上的老家种庄稼,“每年种下一百多斤玉米种子”。“干农活时,我一早出门,她则收拾家务、煮饭,再背着娃娃带饭到地里来。”

  日子虽过得清贫,但妻子从不抱怨,且对生活有规划,“上进心足”,两人最多时一年养了约20头猪。

  小儿子上小学后,夫妻俩在镇上租了两间民房,500元一年。李昌泽今年外出打工,家里的地原本不再种了,但唐容瞒着丈夫、大儿子,偷偷播下20多斤玉米种子,又买了两头猪崽。

  “我知道后,劝她卖了猪。”李昌泽说,小儿子及家中老人需要妻子照顾,“怕她顾不过来,太累。”

  但种下的玉米没法收回来了。前段时间,唐容拍了一段视频发在家族微信群里。视频中,位于半山腰的一处狭窄旱地中,玉米芽已经破土而出,绿油油的。

  妻子去世后,李昌泽和侄子从潍坊乘高铁到济南,再转乘飞机到成都,最后返回江油。

  一路上,他不吃不喝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发前一天中午,妻子还和他视频,嘱咐他在外少抽烟、吃好饭,转眼“家里没了主心骨”。

  “希望能得到帮助,迁移下山”

相关信息: